北溟鏡

弱弱的小寫手一枚請誤用力拍打
以下CP不可逆雷者自行繞道↓
冰漾/盾冬/錘基/賈尼/狼隊/EC/德哈/輔賢/太和太

【七夕賀文】【EC狼隊】【偽標題】七夕就是要有嫦娥和月兔嘛!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五次。

其實本文根本就沒有嫦娥和月兔,雖然本來計畫是有的但由於手速過慢導致手稿寫不完、影響狼隊戲份,於是只好把嫦娥和月兔的狼隊放到明天了。

真信覺得難過,於是本文就只有EC啦,然後可能會有一點點肉渣和羞恥play之類的東西,前提是如過沒被lof攔截的話>

#短文

#OOC注意

#肉渣

#文筆渣

#不負責任的詭異結局

【以下正文】

故事是發生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以前呢?久到當時的天空還存在十個太陽。

十個太陽是天帝的十個兒子,仗著父親的權勢在人間作惡。每日都以炙熱的豔陽直射大地,看著土地陷入乾旱、熱浪侵襲人間,十顆照明體樂不可支。

直到一位青年看不下去十個惡霸的作為,帶著弓與箭,追著太陽們來到世間的盡頭(刪除線“夸父追日”刪除線)。

「我是陸地上最強的弓箭手Charles。」有雙湛藍雙眼的青年毫不收斂的打量盡頭之地那長的一模一樣的十個男人,興許是他的錯覺,男人們看向他的目光異常灼熱彷彿要將他吃入腹中。

或許是過於接近太陽,周遭的溫度彷彿置身火爐般燙人,Charles隨手抹去從頸部滑落的汗水,但白皙的皮膚仍像被水浸泡過的濕潤,小巧的臉蛋染上一層嫣紅,好似擦了上等的胭脂般美麗,艷紅的小嘴隨著說話的動作開闔。

「由於你們的惡行的對大地帶來許多麻煩,我前來給予你們忠告,一日只准許一顆太陽出現在天空,否則的話……」

「否則怎樣呢?」其中一人邁開步伐向前走向Charles。

*

「否則,我會殺了你們。」

男人玩味的瞥了一眼抵在胸前的箭尖,用灼熱的目光掃視青年因拉弓動作而伸展的優美線條。(赤果果的視姦!!)感受到男人視線的Charles輕輕打顫了下,莫名的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更熱。

「你說,你叫Charles對吧?」十個男人之一倏地出現在Charles身後,寬大的手握住拉著弓的右手,另一人出現在右後方摟住青年的纖腰,「要我們答應當然沒問題,但,這樣生活的樂趣沒了,你該如何補償我們呢?」濕熱的氣息噴灑在Charles耳邊,低啞性感的男性嗓音伴隨濃厚的荷爾蒙強勢的包圍整個身軀。

Charles瞪大雙眼。

他無法動彈!

貝齒在思考時不自覺的輕咬紅唇,水色的眸狠狠瞪向罪魁禍首。

天帝在上。男人心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究竟有多麼誘人。

「寶貝,我們來做點排解無聊的樂事吧。」男人露出鯊魚般的笑容將Charles癱軟無力的身軀摟進懷裡。



「等、等等……慢點、啊——!」甜膩的呻吟伴隨著水聲撞擊聲,交織成一首夜的舞曲,Charles雙腿緊緊的纏繞在男人——哦不,應該是Erik,男人在剛才告訴了他他的名字——緊實的腰上,腳趾因衝頂的快感而蜷曲,上方的小嘴吟哦著動人的話語,另一張小嘴緊緊的糾纏深入的火熱,而伏在他身上帶給他快樂的男人正愛不釋手的蹂躪青年胸前的嫣紅。

「舒服嗎Charles?」Erik低頭看著Charles佈滿淚水和唾液的小臉,原本拇指憐愛的輕撫因情慾而泛紅的眼角,原本湛藍的寶石溢滿了水氣,彷彿隨時便要溢出細小的珍珠。

「Erik……啊啊啊……」徹底陷入情慾的Charles只能死死攀住正入侵他的男人,徹底對他敞開一切。

*

今晚的月很圓,月亮上的月兔知曉著一切似的拉上了隔著月亮和太陽間的簾子。

「啊啊,這日子,單身狗神馬的傷不起啊傷不起,我的嫦娥什麼時後才會來啊。」說著,隨手抽出一根雪茄抽了起來。

嗯?你說吳剛?他和外星小妞蜜月去了呢。

Fin.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