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鏡

弱弱的小寫手一枚請誤用力拍打
以下CP不可逆雷者自行繞道↓
冰漾/盾冬/錘基/賈尼/狼隊/EC/德哈/輔賢/太和太

覺得自己就是那種被侷限在一個框框裡,然後很想為了打破框框而去做一些家人不看好的事。


但其實,離開了這個框框,我根本活不下去。


【腦洞】【德哈】看完IB後的產物

呃嗯……我絕對不是因為忘記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那篇明明是中秋卻弄成七夕賀文的狼隊EC所以才神隱很久……絕對、不是……好啦其實是。(被打爆

但今天跟EC狼隊無關,今天來點不一樣的XDD

有人玩過或知道IB嗎?(大推

不知道的但想看懂這篇同人的大大可以稍微去查一下關於IB的東西,這裡就不多說了。

*

這文純粹是存坑,如果有人發現梗重複了請告訴我喔。

最近剛入了《IB恐怖美術館》這個系列,看各個實況主玩出來的結局然後愛上了這個遊戲www

原本是在腦補bl版的IB,但發現改了味道就不對於是就開始帶入各種角色,最后還是用了Harry和Draco當主角ˊˇˋ

然后想著想著,又補出了兩個不同的背景:一個是完全架空背景,兩人互相不認識;另一個是以Hogwards戶外教學為背景,然後當美術館異變之後Draco失憶。

因為故事是以IB大劇情去衍生,所以必須要有Ib、Garry、Mary三位角色,而Harry和Darco就是前兩者,Mary我目前是考慮用Voldermort,但只能是架空的那個設定,原著版的還在尋覓中w如果看到這文的人有什麼好建議歡迎告訴我。

下面就是故事的大概了,如果不知道IB的親去google下吧,這裡就不多說了。

*

大綱:

《原著版》

時間點是Harry六年紀的時候,打敗Voldermort(是六年級還是七年級我忘了,還沒去查資料,如果有誤會再來改的),Dumbledore可能腦神經迴路出了點問題,帶著葛蘭芬多和史萊哲林的學生來到麻瓜世界的法國,參觀據說是他一位老朋友的作品展,而所有進入美術館的人魔力都會被限制而無法使用,避免引起衝突時誤傷作品。當Harry正在看一幅名為「Guertena的世界」的大型畫作時,整個美術館突然陷入一陣黑暗,當電力恢復時,整個館的人都消失了,最後Harry一腳踏入的「深海之世」的畫裡……

*

然後目前沒有打算寫架空版了,因為開始寫原著版後發現可能會很長然後枯燥……抱歉我的渣文筆無法很好的表達出美術館的恐怖和美麗,前期Draco還沒出現時自己覺得可能會看到睡著之類的(歎

手稿的進展是第四章,打成txt都是用手機的所以進度緩慢,我無法保證第一章什麼時後會出現,有可能是寒假的時候吧。(你們必須體諒一個統測倒數中又轉組的可憐孩子ˊˇˋ

那麼以上,大概就是我要說的,謝謝看到最後的你,我會盡力把我希望表達的故事寫到最好,也希望你們因為這個故事而覺得IB還不錯之類的。

See you guys.

關於昨天悲劇的賀文



今天在寫狼隊的後續時,腦袋猛然閃過一個念頭……

娘的嫦娥月兔是中秋節的東西啊啊啊啊啊((崩潰

昨天居然腦抽了一整天一直在想七夕就是嫦娥后羿月兔更奇妙的是我同學看完文後沒有提醒我這件事!!!


瞬間覺得糗大了啊((目死

有看那篇文的大大們對不起我居然犯了這種世界錯誤orz


昨天晚上又很緊急的被趕去睡覺,錯字應該有點多(咱用手機碼出來的),等等來抓蟲。


目前正在補昨天沒寫完的狼隊,還有EC因為太趕忘記寫進去的所謂羞恥小番外,如果有寫完的話今天應該可以發上來,不然就要等明天晚上了,希望可以。


最後感謝看文的各位,以及友情贊助我網路的好同學,有他我才能發這文—V—


佔一點點tag抱歉><


【七夕賀文】【EC狼隊】【偽標題】七夕就是要有嫦娥和月兔嘛!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請忽略標題

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五次。

其實本文根本就沒有嫦娥和月兔,雖然本來計畫是有的但由於手速過慢導致手稿寫不完、影響狼隊戲份,於是只好把嫦娥和月兔的狼隊放到明天了。

真信覺得難過,於是本文就只有EC啦,然後可能會有一點點肉渣和羞恥play之類的東西,前提是如過沒被lof攔截的話>

#短文

#OOC注意

#肉渣

#文筆渣

#不負責任的詭異結局

【以下正文】

故事是發生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以前呢?久到當時的天空還存在十個太陽。

十個太陽是天帝的十個兒子,仗著父親的權勢在人間作惡。每日都以炙熱的豔陽直射大地,看著土地陷入乾旱、熱浪侵襲人間,十顆照明體樂不可支。

直到一位青年看不下去十個惡霸的作為,帶著弓與箭,追著太陽們來到世間的盡頭(刪除線“夸父追日”刪除線)。

「我是陸地上最強的弓箭手Charles。」有雙湛藍雙眼的青年毫不收斂的打量盡頭之地那長的一模一樣的十個男人,興許是他的錯覺,男人們看向他的目光異常灼熱彷彿要將他吃入腹中。

或許是過於接近太陽,周遭的溫度彷彿置身火爐般燙人,Charles隨手抹去從頸部滑落的汗水,但白皙的皮膚仍像被水浸泡過的濕潤,小巧的臉蛋染上一層嫣紅,好似擦了上等的胭脂般美麗,艷紅的小嘴隨著說話的動作開闔。

「由於你們的惡行的對大地帶來許多麻煩,我前來給予你們忠告,一日只准許一顆太陽出現在天空,否則的話……」

「否則怎樣呢?」其中一人邁開步伐向前走向Charles。

*

「否則,我會殺了你們。」

男人玩味的瞥了一眼抵在胸前的箭尖,用灼熱的目光掃視青年因拉弓動作而伸展的優美線條。(赤果果的視姦!!)感受到男人視線的Charles輕輕打顫了下,莫名的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更熱。

「你說,你叫Charles對吧?」十個男人之一倏地出現在Charles身後,寬大的手握住拉著弓的右手,另一人出現在右後方摟住青年的纖腰,「要我們答應當然沒問題,但,這樣生活的樂趣沒了,你該如何補償我們呢?」濕熱的氣息噴灑在Charles耳邊,低啞性感的男性嗓音伴隨濃厚的荷爾蒙強勢的包圍整個身軀。

Charles瞪大雙眼。

他無法動彈!

貝齒在思考時不自覺的輕咬紅唇,水色的眸狠狠瞪向罪魁禍首。

天帝在上。男人心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究竟有多麼誘人。

「寶貝,我們來做點排解無聊的樂事吧。」男人露出鯊魚般的笑容將Charles癱軟無力的身軀摟進懷裡。



「等、等等……慢點、啊——!」甜膩的呻吟伴隨著水聲撞擊聲,交織成一首夜的舞曲,Charles雙腿緊緊的纏繞在男人——哦不,應該是Erik,男人在剛才告訴了他他的名字——緊實的腰上,腳趾因衝頂的快感而蜷曲,上方的小嘴吟哦著動人的話語,另一張小嘴緊緊的糾纏深入的火熱,而伏在他身上帶給他快樂的男人正愛不釋手的蹂躪青年胸前的嫣紅。

「舒服嗎Charles?」Erik低頭看著Charles佈滿淚水和唾液的小臉,原本拇指憐愛的輕撫因情慾而泛紅的眼角,原本湛藍的寶石溢滿了水氣,彷彿隨時便要溢出細小的珍珠。

「Erik……啊啊啊……」徹底陷入情慾的Charles只能死死攀住正入侵他的男人,徹底對他敞開一切。

*

今晚的月很圓,月亮上的月兔知曉著一切似的拉上了隔著月亮和太陽間的簾子。

「啊啊,這日子,單身狗神馬的傷不起啊傷不起,我的嫦娥什麼時後才會來啊。」說著,隨手抽出一根雪茄抽了起來。

嗯?你說吳剛?他和外星小妞蜜月去了呢。

Fin.

[特傳]殘缺

雖然小劇場只剩兩幕但依舊有點懶的打,所以來把我最喜歡的一篇文丟上來,希望大家會喜歡歐w


#黑暗向慎入

#偏BE但不完全

#偏開放式結局歡迎各位繼續編後續

#關於某些設定可能有點牽強(自己覺得

#很想把這篇弄成長篇文#

#已經變成廢話區了#


以下正文


*


『褚,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好久以前,他這樣對我說過,那是我永遠也想不到會從他口中說出的話。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而我只是個受人唾棄的低賤妖師……有可能嗎?我和你,距離是如此遙遠。


吶,若是從你口中說出來的,我是不是能相信你呢?我是否能懷著一絲希望相信你……相信彼此的愛情?


記憶中的我帶著小小的希望、小小的幻想,答應了。


沒錯,一開始我們是很幸福的,那段回憶現今卻宛如一場夢般被我關在記憶最深處、連同接踵而來的噩夢一起。


精靈與妖師,光明與黑暗的最佳代表,在是人眼中從來不可能在一起,一起的下場最後只有走向毀滅。世界的輿論一波接一波的湧上,壓的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不只社會,連董事們、朋友們甚至親人都責備我們。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在一起?我們只是相愛有什麼不對?為什麼!』


無知的我不停的流著淚、反覆的問著為什麼……


為什麼?沒有為什麼啊。翻越記憶的我笑了,卻是一如往常那沒有溫度、陰冷且嗜血的笑。


沒有為什麼,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應該相愛,或許連相遇都不該發生,這也許是最好的選擇了,若是能重新來過我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拒絕,不該開始的愛情從來就不會有好的結果。


然後照一開始就注定的劇本,我們開始爭吵,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後來甚至刀刃相向,彼此之間的愛到底還存不存在?


若是沒有,那我們對於彼此的定位又在哪裡?學長和學弟?怎麼可能,我們大學畢業都不知道多少年了......一切都沒了,連朋友也稱不上,那那時的我究竟在執著什麼?為不存在的關係努力什麼?心痛什麼?


爭吵過後走向疏遠,看待彼此的眼神愈來愈冷淡,就像最初毫不相識那漾,變成完全的陌生人。


高貴的王子殿下終於清醒了。


世人這樣說,他們歡慶著他們的王脫離黑暗的魔爪、喜悅他們的王在主什麼庇佑下獲救。


我殺了人嗎?沒有。

我對殿下下咒了嗎?沒有。

我做了什麼危害世人的是嗎?沒有。


通通沒有……


『為什麼我麼都沒做,你們卻要將所有罪名加在我身上.......!』


這是怨恨的開端,每當是人的譴責多了一句、我的恨就多了一點。


原本柔似水的雙眸在眾人未察覺時,染上一抹名為殺意的色彩,只是我掩飾的極好,直到那天為止都沒人發現。


那天,許多人簇擁的高貴的王來到我的住處─宣稱要處決罪惡。呵!雖然我不認為他會有興趣動手殺我,但可能是基於自己惹出來的禍必須自己來解決,所以才來的吧!剛好,我也想發洩一下呢,別人都特地把『美食』送到眼前了,不吃實在可惜。


揚起一抹極嗜血的絕美微笑,那一刻起,我的全部都扭曲了。


回想起來,那還真是至今最愉快的殺戮。


說起來還得感謝他們呢,因為他們使我體內妖是最黑暗的嗜殺因此『覺醒』了,在體內躁動許久的的衝動終於爆發。我喚來陰影和米納斯──絕對不會背叛我且最了解我的存在──再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一剎那……


殺人了。


飛濺出的鮮血將我的視線染紅,身上沾滿了無數的鮮血,誰的?那不重要。我只是一直殺一直殺,過了多久、殺了多少人,我全部都不記得了,記得的只有,生命在我手中消逝的快感、鮮血的腥味及溫熱感,然後是……他在見到我殺了第一個人的一剎那後露出了錯愕神情。


當我回神時,能殺的都殺完了,我站在血泊中、而他及其他趕來的人則被法術擋在外面,每個人臉上無不是震驚就是駭然。


我認識的人幾乎都到場了,甚至連我的親人、我的父母都來了。


『漾漾......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做……』褚冥玥的聲音帶著清楚的顫抖及滿滿的不敢置信。


『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偏了偏頭露出困惑的神色『沒有為什麼啊,我不過是達成了他們的「期望」而已,不是嗎?』語末,我漾出一抹妖豔絕美、卻異常危險的微笑。


所有人的臉剎間刷白了,他們知道我到底說了什麼,就是他們把我逼得做出這種事的。『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看著我,紅眸中帶著不解,而我笑著說出他眼中的困惑『為什麼我變得如此陌生?』


伸出手讓化成烏鴉的陰影停在上面,輕順他的羽翼,米納斯則沒有變回幻武大豆駐立在我身邊,兩者看著所有人的眼神是一種鄙視及憤怒。


他們是我絕對忠誠的夥伴,最了解我為何會變成如此的存在。


『......在很久以前就是這樣了啊!』我故意緩慢的說著,反正老頭公的法術讓他們無法接近我;我要他們記清楚此刻的我、記清楚究竟是誰造就了今天的我、記清楚他們這些日子到底做了什麼。


『好了,我已經不想再陪你們玩了,一直說話好無聊、還是殺人有趣些。』舔了下染上雙手的血,體內的衝動又上來了。


想殺人,但不想殺他們,光是他們的眼神就讓我失了興致。


無聊。


於是我不再掩飾所有氣息將殺氣全部放出,臉上是極為陰冷黑闇、扭曲的笑容。


在他們眼裡我已經是個墮落的存在吧……?又有什麼關係呢,現在所有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毫無意義了。


在撤掉法術的那一瞬間我移動到他面前、同時用陰影做出另一個空間將我們與其他人隔開。他瞪著我卻無法動作,因為這是陰影的空間、是我的空間,只要我想、做什麼都行。


『曾經,我相信明天、相信愛情、相信我們會走過這暴風,然後與你一起直到死亡的。颯彌亞......』我用染血的手在他臉上輕化過,留下一道豔麗的血痕,『放心,我不是要殺你,若是要殺不用特意限制你的行動……』


或許,我只是想好好的看看他?我無奈的將這念頭丟出腦袋,一彈指,黑色的空間消失、眾人焦急的眼神出現在我眼前,而他在現限制消失的一剎間抓住我的手。


我們之間的距離很近不到幾公分,但他依舊落空了,而我還是在原地。『?!』他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因為在那剎間我的身體變得如空氣般虛幻。


我的異變開始了,先是心靈上的扭曲然後是肉體上的異變,我已經不算是人類了,不管是內在還是外在。


『別想用武力留住我,在我扭曲的一刻起我的全部就已經遠遠超越你們了,現在只有無殿三主有資格與我交手……』我往後一躍與他拉開距離好讓所有人都聽得見我說的話『說起來我能有今天還得感謝你們呢……』一個黑金色的法陣在我腳下展開,我用宛如死神宣示死亡時的語氣說『......總之有一天我們會再見的,將我推入深淵的各位。』


我笑了,看起來卻像在哭。


那一天我離開守世界、卻也沒回去原世界,而是去了一個我自己創造、只屬於我的空間──『虛界』,與無殿一樣屬於時間之外的存在。


『屬於時間之外......』我喃喃的重覆這個詞,然後大大的笑了、瘋狂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屬於一切、早就不屬於了!!!』心中的憤怒、悲傷及種種複雜的情緒融合在一起,虛界隨著我的心境下著暴雨、雷聲不斷,由仇恨凝聚的所有情感在我體內匯集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我周圍形成一個黑色的光球將我包圍,我在裡面沉睡著、蘊育體內的新力量。


一星期後,我『蛻變』了。


一股無法言喻的強大力量在我體內流竄,我完全不是人類了,不是妖師也不是鬼族,不屬於世上任何種族,我創造了『我』,以恨為基礎化成了新的種族──『幻族』。


幻族的形成是由被世界拋棄的種族,以自己心中生成的恨意為力量化成的,我們擁有超越一般種族的力及蛻變後獲得的能力,但付出的代價是與精靈相同的,幾乎無限的壽命,這對我們是個無止盡的苦刑,因為只要還活著的一天,過往的一切就會無時無刻侵蝕著我們的靈魂,沒有一人有過怨言,雖然幻族為數不到百人但大家都明白彼此的痛苦,而創造幻族、學找他們的我成為虛界的王。


就這樣子,百年千年的時光過了,虛界幻族正是被列入守世界的種族中,是比鬼族及妖師還黑暗的種族,卻也比所有光明種族來的公正,因為人性的異變所以最了解人性。


距離我離開的眾人的那一天算起過了好久,爸媽、冥玥、然、千冬歲、夏碎、萊恩、莉莉亞......好多曾經是我親人及朋友的人類都去世了,然後又再一次的輪迴,每一次我都只是派人送了花過去,千年了,當初嗜殺的衝動仍然還在我體內蠢蠢欲動,我可沒興趣殺沒罪惡的人。


當年的事件被名為時間的使者帶走了,卻無情的在彼此心靈最深處流下了殘缺、留下了永恆的傷。



『王,冰牙族的邀請函又來了。』白冥拿著一封樸素卻典雅的信走進來,同時將我從回憶的潮流中拉出來。


『又來了......原來又過了百年嘛......』臉上揚起一慣的冷笑,我一彈指、那封信就自動燃燒了起來。我知道這邀請函是大家又回來的通知,他希望我也能來,但有可能嗎?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何必留戀於過去,我不屬於時間內所以也不必干涉時間的一切,那漾,只會讓我的憎恨,我的力量更加強大而已。


『這信燒不掉,放了無殿及時間交流之際的保護法術。』白冥淡淡的聲音傳來,不用他說我也明白,我放的那團火只是圍著它,並沒有實際在燃燒。


見狀,我將火焰熄滅、接過信。內容與之前無異,不外乎是要我去參加這場宴會──以虛界之主的身分。其實我是害怕,害怕見到『那些』東西……


『王,滑出來了。』白冥默默的拿起一張照片遞給我。接過一看,我的心跳差點停止。那上面有很多人,有與記憶中一樣的面容,也有不認識但氣息很熟悉的面容,想必是轉世的其它人吧……


『王?』『……下星期你和惑炎跟我去。』王答應了?!白冥有些驚愕的看著他的王,而對方沒說什麼只是回房而已。他是王的第一個族人,從虛界的名聲在守世界傳開來後冰牙族變百年送一次邀請函,十幾封了、王都只是不發一語的燒了,要赴宴還是頭一遭……或許王的心裡逐漸接受那些人的彌補吧。









『虛界界主到──!』大門的事這大聲朗誦出來者的稱號,會場一瞬間鴉雀無聲,而冰牙族的王原本那沉穩、看不出情緒波動的紅眸剎時流露出一抹欣喜及激動。


虛界的王踏著無聲卻帶有自信的步伐走向他,留長及地的黑髮泛著冷冽的光芒,墨色的長袍隨他的身影飛揚......沒變,唯獨那張面容,沒變,一就是那樣的冷冽妖豔,宛如他的時間就此停在千年前的那天。


褚。


他的嘴無聲的動了下,時間停止的少年露出了笑容,打從那天起真心的笑了。


『我就說我們會再見的吧,殿下。』



時間帶走了一切,卻留下了殘缺,它帶走了一切,但我們仍回不到過去。


Fin.


感謝閱讀。


p.s.真心希望有人可以不介意的拿去繼續把後續寫下去,不過記得跟我說一聲喔感謝^^


特傳小劇場之白雪公主3

今天剛看完特傳亙古1

覺得好補學弟好可愛啊~


*


〈第三幕〉


比申:「可愛的漾漾小妹妹,要不要……」(準備拿出毒蘋果)

漾漾:「對不起我在趕時間!要是沒有在小矮人們回來之前準備好晚餐我就不用見到明天的太陽了!」(旋風橫掃般閃過)

比申(咬牙切齒):「沒關係……我還有很多蘋果……」

(一個小時後)

漾漾:「呼,終於弄好了。」

比申:「小妹妹,要不要吃婆婆的一顆蘋果啊?」

漾漾:「不好意思老婆婆,我不喜歡吃蘋果。」(不對吧!)

比申:「……」(捏爆手中的蘋果)

(又過了一小時)

安地爾:「哎呀比申,還是交給我吧,我一定會讓他吃下去的!」(變態大叔上身)

比申:「……是嗎?」(懷疑目光)


安地爾:「漾漾小公主,我這裡有剛出爐的好好吃的蛋糕喔,要吃嗎?」(ex黑袍限定款)(等等他哪來的!)

漾漾:「好!我要吃。謝謝老爺爺!」(小花朵朵開)

比申:「等等這樣也行?!」(驚)


〈後台〉


冰炎:「褚!把蛋糕吐出來!」(吼)

漾漾:「咦?為什麼?這個蛋糕很好吃,我才不要!」(不怕死繼續吃)

冰炎:「給 · 我 · 吐 · 掉!」

漾漾:「我、不、要!」(恭喜漾漾成長到可以口頭上反抗他家大魔王)

冰炎:「我說吐掉就給我吐掉!」(暴怒狠狠巴下去)(內心OS:白癡!不知道裡面加了什麼還敢亂吃!)

漾漾:「好、好痛……嗚、學長欺負我!嗚嗚……」(斗大的的淚珠滾落,漾漾小朋友臉頰泛起不正常的紅暈,開啟胡言亂語模式)

冰炎:「!」(僵住)

漾漾:「學、學長不要我了……嗚哇——!」(開啟狂哭模式)

冰炎:「安地爾阿希斯你在蛋糕了加了什麼!」

安地爾:「就不過是一個香檳蛋糕嘛,大驚小怪做甚麼呢……啊對了,這是親 · 愛 · 的 · 導 · 演提供的道具喔。」(燦笑)

導演:「安地爾你還在記恨第一幕的事啊!不能公報私仇!!」

冰炎:「很好,死老太婆你給我注意了。」(拿出烽云凋戈)


TBC.


感謝閱讀。


女神美哭我了!!!!!

女神求膜拜啊!!!!!


特傳小劇場之白雪公主2

颱風天就是在家裏滑滑滑的啦 (= ̄ω ̄=)

今日食完X戰警第一戰,也終於完全掉入EC這個大坑裡了


本文繼續小劇場之第二幕,腦洞依舊開很大,請不要介意的食用吧。


*


〈第二幕〉


夏碎:「親愛的旅人小姐,可以請問下你在我們家做甚麼呢?」(燦笑+黑氣看著只剩盤子的晚餐)

漾漾:「呃……啊……那個、這個……我……」(冷汗後退)

然:「夏碎,收斂點吧,你看你都嚇到她了。」(繼續燦+黑氣)(口是心非的傢伙一枚)

冥玥:「不然這樣,我看她好像還有點用,留下來當傭人吧。」(霸氣決定)

辛西亞:「不錯的主意,就這樣決定吧。」(慈母笑)


〈後台〉


漾漾:「白雪公主哪是這樣演的——!」(摔書)

辛西亞:「抱歉喔漾漾,是導演說要這樣演的。」

冥玥:「不用道歉,他在家本來就是這個地位。」

漾漾:「……我天生命苦有這種姐姐……」(淚奔)

冥玥:「你說什麼?」(背後羅剎引線)

漾漾:「不,小的什麼都沒事說……QAQ」


TBC.


感謝閱讀。


特傳小劇場之白雪公主

當初一時鬧熱寫的腦殘小短文,真的非常非常之短小OWO

一共五幕分五天放(哇哈哈就是吊你胃口(其實後面的根本還沒打成文字檔


若有想看什麼童話短劇的歡迎留言告訴我OUO


雷點注意

#OOC有點嚴重

#劇情混亂

#童話改編


*


角色分配名單:


漾漾→白雪公主

冰炎→白馬王子

比申→後母

安地爾→偽.魔鏡

夏碎、千冬歲、喵喵、萊恩、冥玥、然、辛西亞→七小矮人

黎沚、奴勒麗→侍從


<第一幕>


比申:「魔鏡啊魔鏡,告訴本王,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

安地爾:「世界上最美麗的人當然是白雪公主啊!(開始妄想)您看,他的肌膚是多麼的雪白、吹彈可破;紅潤飽滿的櫻桃小嘴;如絲綢般的烏黑秀髮;比天上星子更加閃耀、更加動人、更加……」

比申:「夠了!我是問魔鏡不是問你!」(爆青筋然後拿起桌上的花瓶砸過去)

魔鏡:「……世界上最美麗的人當然是白雪公主啊。您看,他的肌膚是多麼的雪白、吹彈……」

比申:「我.受.夠.了──!!」(抓狂直接把桌子砸上去、離開)

安地爾:「嗨,難兄。」(無敵欠扁笑容)

魔鏡:「嘿,難弟。」(回敬中指一枚)(不對!!鏡子哪來的中指?!)


〈後台〉


安地爾:「比申妳下手也真重。」(一臉哀怨)

比申:「要怪去怪導演吧,是她指使的。」(邊打哈欠)

安地爾:「導演是吧,不錯不錯,算妳有種……」(冷笑離去)

導演:「比申妳居然把錯推到我身上!不不不!!安地爾你找錯人了!不是我啊!!」(慘叫)

比申:「不過……妖師小朋友的確長得不錯呢。」(勾起一某意義不明的笑容)


(此時我們的漾漾小朋友)

漾漾(背後突然一陣惡寒):「誰?誰在說我的壞話?」


TBC.


感謝閱讀。


《到不了的永恆》

雷點注意

#BE注意!!!!

#好像沒了……吧


*


你→漾漾 他→冰炎


*


他結婚了,但對象,卻不是你。


你看過那公主,很美,不是你所能及的高貴優雅。


焰之谷的公主有一頭奶白的金色長髮,與你暗黑的髮色不同,是如此耀眼;她有一雙站來色的眼眸,與你闇玄的夜眸不同,是如此奪目。


她的一切是你比不上的,他才是最適合他的人,你明白。


從你們交往以來,你不曾要求他立下任何永恆的誓言,而他認為時間還多,你們會永遠在一起,你卻知道你們不可能到永遠,因為你是,妖師。


可是你好愛好愛他,明知得放手了,自私的心卻不斷說這樣就好,維持這樣就好了......


冰牙族的王卻看準了空隙,硬是把他和焰股的公主逼上了床。


然後,千年前的悲劇重演了。


相同的主角、相同的陰謀、相同的劇本。


千年前──


亞那深愛著凡斯。


千年後──


他深愛著你。


卻都因一場誤會、一個陰謀,而被迫離開彼此。


焰谷的公主懷孕了,你知道他不可能丟著那位公主不管,


所以,你離開了。


在他的結婚大典當天,悄悄的離開了。


離開黑館、離開學院、離開守世界......離開所有有關他的一切。


翻閱著你們過往的相簿,回憶著你們相處的點點滴滴


你沒有哭


不流淚嗎?當然會。


只是你的淚水早已流乾、早已枯竭了。


不痛心嗎?當然會。


只是你的心早已被利刃劃了無數刀、早已痛到失去知覺了......


他現在應該正在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吧


你嘴角不自覺得露出一抹苦笑,翻閱相簿的手開始顫抖,一滴......兩滴......三滴......無數的淚珠開始滑落,相片中的他看起來好模糊,你的心,也開始隱隱作痛。


「原來我......還會流淚......心、還會痛啊......」


你低聲的輕喃,聲音中有著對他無盡的思念及痛苦


你知道他不是不愛你了,你知道他的心中永遠都會是你


你不斷的告訴自己......


他,只是去了一個很遠、很遠......


一個───


───你永遠到不了的地方。



End.


感謝閱讀。